秦王赏识李通古的同不日常间,李斯的同桌韩子也过来了吴国

图片 10

百家讲坛秦始皇全集48

李斯出生于战国末期,是我国历史上的一位大学者、大政治家,曾协助秦始皇统一六国,为秦王朝的建立立下大功,升至官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,最终却落了个被腰斩的结局,这是因何故呢?

李斯原是楚国人,年轻时曾经做过掌管文书的小吏,家境并不太宽裕。一次,他到厕所里方便,看到老鼠偷粪便吃,人一来,老鼠就慌忙逃跑了。过了不长时间,他在国家的粮仓里又看到了老鼠,这些老鼠整天大摇大摆地吃粮食,长得肥肥胖胖,而且安安稳稳,不用担惊受怕。他两相比较,十分感慨地说:“人之贤不肖,譬如鼠矣,在所自处耳!”其大意为,人有能耐与无能耐,就好像老鼠一样,全靠自己想法,有能耐就能做官仓里的老鼠,无能耐就只能做厕所里的老鼠。

图片 1

司马迁在《史记·李斯列传》中,曾记述了这件事。他为了能做官仓里的老鼠,求得荣华富贵,辞去了小吏,先到齐国拜荀子为师,受到其“法治”思想熏陶,学到了一些治理国家的学问后,又来到自己觉着日后能施展自己才华的秦国,投当时的丞相吕不韦门下。果然得到吕不韦的器重,当上能接近秦王的小官。李斯深知,在自己这个位置上,既不能以军功而显,也不能以理政见长,要想崭露头角,引起秦王注意,必须上书。因此,他分析了当时的形势、揣摸了秦王的心理后,给秦王上了一道有关扫平六国、建立帝业、统一天下的书。其中的话,既符合秦国及各诸侯国的实际,又迎合了秦王的心理,赢得了秦王的赏识,被提拔为长史。

图片 2

接着,李斯不仅在大政方针上为秦王出谋划策,还在具体方案上提出意见,其谋略卓有成效,被秦王封为客卿,在秦国开始崛起。正当李斯青云直上步步高升的时候,李斯的同学韩非也来到了秦国。韩非是韩国人,韩王的同族,战国末期的一位大思想家。他的学说发展了荀子思想中“法治”一面,把商鞅的“法”、申不害的“术”和慎到的“势”结合起来,形成了一套较为完整的君主专制理论。李斯清楚,不论是学术能力还是政治外交能力,自己都远不如韩非。韩非的到来,是对他的极大挑战,一旦重用,自己就永世不得出头。为了他个人的功名利禄,必须尽快下手除掉韩非。于是他对秦王说道:“韩非是韩王的亲族,大王现攻打韩国,韩非自然不会同意,爱韩不爱秦,这是人之常情。”秦王说:“既然不能用,那就放走吧!”李斯又说:“如果放他回韩国,他定会为韩国出谋划策,对秦国十分不利。不如就他羽翼未成之时将他杀掉。”秦王听信了李斯的话,李斯就送给韩非毒药令其自尽。韩非深知李斯的为人,就服毒自杀了。

图片 3

韩非死后,李斯认为从此没有了对手,因此就更加放开胆子大干了。公元前221年,秦国完全兼并了六国,如何管理这个统一的国家问题提到了议事日程,秦王召集群臣讨论这件事时,丞相王绾首先提出,全国地方太大,难以管理,应像周代那样,分封诸王,裂土而治。大多大臣也持这个观点。唯有李斯坚持置郡设县,遣官治理。秦始皇接纳了他的建议。(从这一点上说,李斯为中国封建社会建立成熟的统治,做出了积极的贡献。)可是,博士淳于越仍坚持实行分封制,激怒了秦始皇,便把他交给李斯处理。而李斯审查的结果,却把其厚古薄今、以古非今等罪状全部归罪于由于读书、尤其是读古书的缘故,建议秦始皇下令焚书。由此引发了秦始皇“焚书坑儒”事件。这个事件,不仅给中国文化造成了极大的损失,也是对人类文明的一次极大的污辱,是对人的尊严的残酷迫害。这个事件今天看来,李斯之所以这样做,不仅是迎合秦始皇的心理,恐怕另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,是想从精神到物质上彻底消灭自己的竞争对手。

回到大秦帝国,看李斯的人生轨迹,会发现这个人是彻头彻尾的投机分子,李斯出生于战国末期,是楚国上蔡人,在今天的河南省上蔡县。李斯年轻时工作经历简单,当过掌管文书的小官吏。李斯不是一般人,他不愿意过阴冷潮湿的小生活,他想过一种呼风唤雨的大生活。

图片 4李斯剧照
战国末期,群雄并起,诸侯争霸,秦国从七雄中异军突起,成为最强大的国家。李斯辅佐秦王嬴政,结束了分裂割据、诸侯混战的局面,统一了中原,并建立了中央集权制国家。
李斯,楚上蔡人。年轻时当过小吏,后拜荀子为师,学习帝王之术、治国之道。学业完成以后,他分析了当时的形势,认为“楚国不足事,而六国皆弱”,唯有秦国具备统一天下的条件。于是,他决定到秦国去施展自己的抱负。
公元前247年,李斯来到秦国,先在秦相吕不韦手下做门客,取得信任后,当上了秦王的近侍。李斯利用接近秦王的机会,进献《论统一书》,劝说秦王抓紧“万世之一时”的良机,“灭诸侯成帝业”,实现“天下统一”。秦王政欣然接受了李斯的建议,先任命他为长史,后又拜为客卿,命其制定吞并六国、统一天下的策略和部署。
公元前237年,秦国宗室贵族以韩国水工郑国在秦搞间谍活动事件为借口,要求秦王下令驱逐六国客卿,李斯也在被逐之列。李斯在被逐离秦途中,写了《谏逐客书》,劝秦王收回成命。他在《谏逐客书》中列举大量历史事实,说明客卿辅秦之功,力陈逐客之失,劝秦王为成就统一大业,要不讲国别,不分地域,广纳贤才。简单地说就是不拘一格降人才。秦王看了《谏逐客书》深受感动,立即取消了逐客令,并恢复了李斯的官职,不久又提升他当廷尉。秦王欣赏李斯的同时,也十分喜爱韩非的才华。李斯害怕韩非对自己的前途不利,就向秦王讲韩非的坏话。他说:“韩非是韩王的同族,大王要消灭各国,韩非爱韩不爱秦,这是人之常情。如果大王决定不用韩非,把他放走,对我们不利,不如把他杀掉。”秦王轻信李斯的话,把韩非抓了起来。事后,秦王向姚贾问起韩非的为人,因韩非得罪过姚贾,他当然不会说韩非的好话。在李斯和姚贾的串通下,韩非求生无门,只好吃了李斯送来的毒药,以死了结。
秦王用了十年的时间,先后灭了六国,于公元前221年建立了我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、中央集权制的封建国家,完成了统一大业。秦朝建立以后,李斯任丞相,继续辅佐秦始皇。秦统一后,由于过去各诸侯国长期分裂割据,语言、文字有很大差异,对于国家的统一和经济、文化的发展实在不方便。于是,李斯向秦始皇提出了统一文字的建议,并亲自主持这一工作,他以秦国文字为基础,废除异体字,简化字形,整理部首,形成了笔画比较简单、形体较为规范,便于书写的小篆,书写了一部《仓颉篇》,作为范本推行。
公元前213年,博士齐人淳于越反对当时实行的“郡县制”,要求根据古制,分封子弟。丞相李斯加以驳斥,并主张禁止百姓以古非今,以私学诽谤朝政。秦始皇采纳了李斯的建议,下令焚烧《秦记》以外的列国史记,对不属于博士馆私藏的《诗》、《书》等,限期交出烧毁;有敢谈论《诗》、《书》者处死,以古非今的灭族;禁止私学,想学法令的人要以官吏为师,此即为“焚书”。第二年,两个术士侯生和卢生暗地里诽谤秦始皇,并亡命而去。秦始皇得知此事大怒,派御史调查,审理下来,犯禁者达四百六十余人,全部坑杀,此即为“坑儒”。两事件合称“焚书坑儒”。
公元前210年,秦始皇死后,李斯为保全自己的既得利益,参与了赵高伪造遗诏,立少子胡亥为帝,赵高篡权后,为了掩盖事实真相,诬陷李斯“谋反”,将其腰斩于市,并夷灭三族。呜呼,多行不义必自毙!

图片 5

为了求得功名利禄,他辞去了小官吏的职务,前往齐国,拜著名的儒学大师荀子为师。荀子虽继承孔子的儒学,但却对儒学进行了大改造,少了“仁政”的主张,多了“法治”的理念。这很对李斯的胃口。他勤奋过人,和荀子一同研讨“帝王学科”。这个学科的内容包括:如何治理国家,如何对待帝王,以及为官之术等等。

李斯学成后,打算去往秦国。他把去秦国的原因告诉了荀子,那段话就像一个毕业求职意愿。李斯说:人生一世,贫贱是最大的耻辱,穷困是最大的悲哀。若要出人头地,就得成就一番事业。如今,齐王委靡不振,楚国无所作为,唯独秦王,试图吞并齐、楚而一统天下。因此,在秦国能寻找他合适的个人机会。荀子同意李斯的意愿,告诫他说,要注意节制,不要一味往前走,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。

李斯把老师的话记在心里,不久,就来到了秦国。秦国的丞相吕不韦器重李斯的才干,让他当了小官。对李斯来说,当官不是目的,而是机会,能够接近秦王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实际上,此时的李斯还是很尴尬的,他既不能以立军功而崭露头角,也不能以理政显现自己的才干。他只有一个方法引起秦王的重视,就是上书。通过揣摩秦王的心理和分析当前的形式,李斯果决地给秦王上书。上书的内容是鼓舞秦王统一中国。

图片 6

书中,李斯用过去的秦穆公举例,说秦穆公时代强盛,但最终也未能统一中国,其中的原因有两个,一是当时的周天子势力强大,也有威望,不容易推翻;二是诸侯国也比较强大,可与秦国抗衡。但是,从秦孝公以后,战争不断,周天子和诸侯国的力量急剧下降。现在秦国强盛,是建立帝业,统一天下的大好时机,扫平六国如掸灰尘。这番论述,对天下的实际情况分析得清晰透彻,而且,迎合、满足了秦王的心理,一下便得到了秦王的赏识。

李斯被提拔为长史。身为长史的李斯,进一步向秦王奉献统一中国的具体谋略——从瓦解诸侯国力量入手。具体实施方式是:以财物重重贿赂六国君臣。目的是:让他们分崩离析,无法合力抗秦。然后,秦国各个击破。这一谋略效果非常显著。秦王便封李斯为客卿。李斯这颗政治明星,终于在秦国的舞台上冉冉升起。

可就在一帆风顺之时,秦国国内掀起了一场运动,这个运动叫“反外国人运动”。起因是韩国派间谍以帮助秦国修渠为名,刺探情报。这场运动的后果是,秦王下了一道“逐客令”。李斯原是楚国人,当然也在被驱逐之列。但是,李斯没有离开秦国,更没有因为挫折而颓丧。他在秦国边境蜗居,写了一道著名的《谏逐客书》上奏秦王。

图片 7

在《谏逐客书》中,李斯说明历史上外国人对秦国的重要性,言辞非常恳切,令秦王动容。
受《谏逐客书》感动的秦王,撤销了“逐客令”,并请回李斯,封他为廷尉。然而,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更大的威胁正等着李斯,并且,这一次他还杀了人。

刚刚升任廷尉的李斯,刚看到光明前途的时候,他的同学韩非来到了秦国。韩非是韩国人,且与韩王同族。韩非也是一个难得的人才,他有一套比较完整的君主专制理论。可是,他屡屡上书献策却不被韩王任用。韩非失望而愤怒。秦王很重视这样的人才,早就想见见韩非,将他收为己用。现在,秦国要攻打韩国,情势危急,韩王才起用韩非,派他出使秦国。从能力上分析,李斯知道自己远不如韩非。如果秦王留下他,重用他,势必成为自己的对手和仕途上的绊脚石。为了自己的利益,他必须除掉韩非。

他首先给秦王分析说,韩非这个人不能任用,他是韩王的亲族,韩非爱韩而不爱秦,大王如果攻打韩国,他当然不会同意,这也是人之常情。秦王一听言之有理,想韩非既然不能用,就放他回国吧。而李斯的根本意图是要斩草除根,永绝后患。他又说,如果放韩非回国,他就会为韩国出谋划策,对秦国十分不利,不如趁这个机会把他杀掉。
就这么短短一句话,同学韩非的生命就葬送在李斯的手里。

图片 8

秦王示意李斯去除掉韩非,李斯便送了毒药给韩非。韩非知道李斯的为人,自己无论如何是逃不掉的,于是服毒自尽。
从此,李斯再没有威胁,再没有对手。他辅佐秦王,于公元前221年,兼并六国,结束了长期分裂割据的局面,统一了中国。

统一之后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治理这个国家。李斯认为,周朝采用分封制,诸侯各自为政,所以天下战乱不断。如今天下统一,如果再分封诸侯国,又将回到以前的分裂局面,应当采用中央集权管理。李斯的提议遭到博士淳于越的强烈反对。淳于越上奏秦始皇,说天下之大,如果宗室子弟没有封地,就和普通百姓一样,万一发生叛乱,谁来相救?比如齐国的田常,晋国的六卿,都发生过叛乱,如果秦始皇不采用分封制,不以古为师,国家就不能长久。这一奏书激怒了秦始皇,他把淳于越交由李斯处理。李斯对淳于越进行审查,最后给淳于越定的罪状是泥古不化,厚古薄今。

图片 9

接着,李斯建议秦始皇焚书,秦始皇也采纳了。于是,大权在握的李斯,制定了一系列规定和处罚。总结起来,可称为“两个凡是”:凡是秦国以外的史书,一律烧掉;凡是博士收藏的《诗》、《书》一律烧掉。有谈论《诗》、《书》者,在闹市区处死,暴尸街头;有厚古薄今、以古非今者,全族处死;官吏包庇知情不报,同罪处置;得令后三十日之内不焚书者,面上刺字,发配去修长城。

次年,也就是焚书的第二年,公元前212年,秦始皇又下令,将咸阳的儒生四百六十余人活埋。这一“坑儒”事件和“焚书”事件,合起来就是中国历史上重大而著名的“焚书坑儒”。对中国文化、人类文明都是一次空前的大摧残。在这一浩大的摧残中,秦始皇的暴政显而易见,而李斯的推波助澜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李斯这样干的目的,一方面当然是迎合秦始皇的心理,另一方面,则完全是为了自己,他要从精神上彻底打垮和消灭异己和竞争对手。面对如此暴戾的摧残,有识之士和学者谁还敢来秦国呢。

图片 10

李斯也是学者出身,而他为达目的,不择手段。文化人残害文化,文化人背叛文化,古今罕见。
由此可见,李斯的一生,是追求荣华富贵的一生。秦帝国的命运和自己的仕途前程相比,李斯显然更在乎后者。

相关文章

Leave a Comment.